皮肤结核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肺痨咳嗽肺结核证治 [复制链接]

1#
QQ营销求职招聘微信群 http://www.cgia.cn/news/roll/1587041.html
肺痨咳嗽(肺结核)

肺痨属于虚痨门,亦有称为痨瘵,骨蒸或痨咳者。西医谓此病由结核杆菌侵入肺脏所引起,称为肺结核。以身体逐渐消瘦,证见咳嗽,咳血,潮热、盗汗等为其特征。病因不外气血虚衰,病菌感染两途,而营养缺乏,恣情纵欲,居处不良,劳役过甚,以及外感内伤,失治误治,经久不愈,或常与痨病患者接触,俱为致病导因。

一般感染后,发病有快有慢,恒视身体强弱,及营养,居处之良否而定。有急性发病者,有数年、十数年始发病者,抵抗力强,亦有终身不发病者。其病位虽在肺脏,而证状则遍及全身,五脏六腑俱能受影响,以致全身衰弱,愈到后期,愈难治愈。

初期患者,大多面色苍白,食欲减退,身体逐渐消瘦,疲劳,容易感冒等。继则咳嗽,痰血、胸痛,呼吸困难,痰量有多有少,亦有干咳无痰者,咳血,咯血亦各不同,有只吐一次者,有反复吐者,有痰中带血者。

同时,发现潮热,骨蒸,盗汗,自汗、虚烦不眠,腰痛腹痛,遗精,便结或溏泄,口干咽燥,短气失音,手足心潮热,皮肤干枯,面色有时显青或蜡黄,发热时潮红,两颧常赤,体温早低晩高,末期发高热,有达三十九度至四十度者,时间则多在傍晚,是为本病热型之特征。

脉象一般多虚数微细,或浮大无力,全属虚弱类型。

最后,则肺尖萎缩,锁骨上下窝陷甚深,胸壁亦陷没,肺叶常浸淫腐烂,或有空洞,更有发热,或失血等长期消耗,到末期体力多极衰弱难治。只有及时得到适当治疗,并注意休息、营养,呼吸新鲜空气,愉快耐心,坚持不懈,始可逐渐痊愈。

肺痨病证状虽多,主要为咳嗽、失血、潮热、盗汗几项。

个人临证经验,确有咳嗽、吐血、潮热、盗汗诸证均剧之病例,经滋阴寒凉之剂治之反甚,用温热扶阳之剂而治愈者。要在辨证精确,始能无误,所以辨证不外阴阳。

阴虚之证:凡病势进展,证见干咳少痰,痰粘稠而黄,甚或带血,咯血,口燥咽干,潮热盗汗,心烦失眠。舌质红绛。脉细数者。是属阴虚火动,治宜清金、降火.益水.滋阴,六味地黄汤加减治之,月华丸加减亦治之。月华丸:生地,麦冬,天冬,沙参,玉竹,白芨,百合,百部,贝母。六味地黄汤:熟地,山药,山茱萸,泽泻,茯苓,丹皮。

如现面色晄白,手足不温,食少便溏,气短,浮肿,咳剧痰多。苔白。脉细弱。治宜健脾、温肾,补益气血,可用人参养荣汤加减治之。药为:党参,白术,茯苓,炙甘草,当归,熟地,白芍,黄芪,肉桂,五味子。

如阴损及阳,阳损及阴,以致阳不化水,阴不化气,阴阳两虚之证,宜用金匮肾气丸治之。药为:生地,山药,山茱萸,泽泻,茯苓,丹皮,桂枝,制附子。

阳虚之证:如咳剧痰多,痰如鼻涕,或青或绿,腥臭难闻,或痰中带血,甚至咳血,吐血,呼吸困难,面黄肌瘦,子午潮热,困倦嗜卧,少气懒言。舌质淡白,无苔而润,或苔白腻。脉沉细或浮大而空。则应扶阳固本,四逆汤治之。药为:附子,干姜,甘草。

设若虚火上炎,牙龈疼痛,口唇縻烂,但不渴,加入童便引热下行,则虚火可治。如咳痰费力,气逆作喘,吐痰胶粘而臭,带青绿色,咽喉肿痛。舌苔白润而滑。脉现沉细者。上方加茯苓、肉桂治之。

如其潮热骨蒸,日晡尤甚,手足心常热,身心烦躁,或热象一张一弛,稽留不去,吐痰青色,结成顽块,凝塞喉间,用尽力气,始能吐出,则宜茯苓四逆加术汤治之。药为:茯苓,附片,干姜,炙甘草,党参,白术。

如兼感寒邪,则咳嗽加剧,周身疼痛,尤以腰背痛为甚。舌苔白腻。脉现浮紧而细数无力,麻黄附子细辛汤治之。药为:麻黄,附子,细辛。俟其寒去,再参照以上诸方,对证治疗。

护理

本病之护理,除药物治疗外,应注意休息,坚定心志,戒酒色,息妄想,忌恼怒,慎寒温,呼吸新鲜空气,愉快乐观,坚持不懈,选择富于营养食品,但勿过吃油脂厚味,方能提高疗效,逐步恢复健康。

医案

阳虚肺痨

王某,男,45岁。

患者害咳嗽、吐血病,经西医检查为肺结核,中医诊断为阴虚火旺,伤肺致咳,吐血。中西医治疗已五年,初时尚能勉强参加劳动。近一年来,日益加重,逐渐卧床不起。十天前,曾大吐血两次,每次约一大碗,病势垂危。

患者身体消瘦,面色萎黄,憔悴无神,两额突出,有时发赤,多在午后。肌肤苍白,两耳干枯,耳鸣。两足发烧,虽冬季晚上足部亦不盖棉被,但其它部分怕冷。口干,而不思饮茶水。每隔二,三日遗精一次,多不自觉。小便黄浊胀痛,尿完后滴精几点,亦痛。大便正常,咳时气紧,自觉左肺气往上冲,有时可以隐约听着左肺水响,一咳连续十数声,甚至数十声,胸背弯曲,吐痰多白泡沫涎痰,或痰中带血。饮食不减,每餐可吃半斤米饭,喜油脂食品。舌质淡白,苔白腻如石灰色。脉洪大有力,但又非重按即无之虚象。综合以上证状,为阳虚火衰,幸饮食未减,脾胃未败,为可喜之征。先以轻剂四逆汤治之。

制附片1克,干姜15克,炙甘草15克

尽剂后,并未因服辛热药味而咳嗽加剧或吐血。上方加倍剂量治之。

制附片6克,干姜1克,炙甘草1克

连服二剂,自觉嘴唇干燥,牙龈痛,另无其它不良反映。此属虚火上冲,加童便入药,引虚火下行。

制附片6克,干姜1克,炙甘草1克,童便引

又服二剂,虚火之现象平,复就上方去童便引,加葱白通达内外之阳。

制附片6克,干姜1克,炙甘草1克,葱白14克

尽二剂后,咳嗽有所减轻。咳时两胁作痛,精神略现好转,已能起床,自觉左肺有水响声,水气往上冲涌,加茯苓通阳利水止咳。

制附片6克,干姜1克,炙甘草1克,茯苓4克

上方连服五剂,小便由黄浊变为清亮,便后亦不滴精。咳嗽减轻,两额已不发赤和潮热,脚心烧热减退。但服第五剂药时,吐血甚多,血色乌红,此瘀血在内,经热药之蒸化而吐出,观血色自明。急用大剂甘草干姜汤,化血止血而宁咳。

炮姜炭6克,炙甘草6克

连服二剂,瘀血即无,病势更减轻。改用四逆汤加肉桂扶肾阳以止咳。

制附片6克,干姜1克,炙甘草1克,肉桂6克

又服二剂,连前共服十六剂,时间达一月,潮热烧热全退,一月内仅遗精三次,咳嗽减轻,泡沫痰亦少。但感觉困倦无力,精神不振,左肺之气往上冲涌。患者欲病速愈,请重用计量。上方分量倍之,加生姜散表寒。茯苓通阳利水。白术燥湿健脾。桂枝治冲逆之气。

制附片14克,干姜6克,炙甘草6克,肉桂1克,生姜14克,茯苓4克,白术4克,桂枝1克

服药三剂后,诸证又减。从滴精遗精来看,病根在肾,肾不纳气,封髓丹治之。

黄柏15克,砂仁9克,炙甘草6克

又服三剂,继续用潜阳丹纳气归肾。

制附片6克,砂仁1克,龟板9克,炙甘草4克

又服三剂,诸证更减。继续用封髓、潜阳两方,缓姜、附之峻烈也。病者至此,已能从事轻微劳动。咳嗽时,总觉左肺水气上涌,恶寒,复以大剂四逆汤加味治之。

制附片50克,干姜14克,炙甘草14克,生姜50克,茯苓1克,白术1克,桂枝1克,肉桂1克

服药三剂。在第三剂时,因服药过多,卧床呕吐清水涎沫不止,气若欲断,两眼发黑。此胸膈间积聚痰饮,由呕吐而出,经过三、四小时,呕吐即停,自觉比未吐时清爽。但仍咳嗽,吐痰很少。用苓桂术甘汤加味治之。

茯苓15克,桂枝15克,白术15克,甘草15克,半夏18克,生姜1克

连服二剂,以缓大剂四逆之烈。仅微咳,嘱其锻炼身体,注意营养调理。

阳虚肺痨受外寒

李某,女,47岁。

患者于五年前生病,初起时感觉精神疲乏,微咳、气紧,心累心跳,咳时吐泡沫清痰,经医院诊断为肺结核,服中西药治疗无效,反日趋严重,现卧床不起,病势垂危。诊断时由两人搀扶而出,不能站立,身体消瘦,面色蜡黄,一般称带土色,虚怯无神,两额突出,有时发赤,特别怕冷,两足及背心犹如泡在冷水中,但晚上偶而脚心发烧,咳嗽时气喘促,吐青绿色涎痰,带腥臭味,有时痰中挟血丝或小血块,两胁胀痛,胸腹痞满,饥不思食,最近每天只能吃两个鸡蛋花,嘴唇乌黑,起干裂,口虽干而不思饮水,头晕痛,一身重痛,虚烦不眠。舌质淡白,苔白滑。脉沉细欲绝。种种证状,皆现阳不足,由阳虚而成肺痨。现外感寒邪,直中三阴,先以新订麻黄附子细辛汤发表温经,散寒止咳。

麻黄9克,制附片1克,细辛克,桂枝15克,生姜4克,甘草4克

尽剂后,无丝毫不良反映。患者过去所服中药,皆清凉宣散,养阴清热之剂,今服辛热药味而病现平稳,即为对证,原方加重剂量。

麻黄9克,制附片6克,细辛克,桂枝4克,干姜1克,生姜6克,甘草1克

尽剂后,上方加葱白14克,通达内外之阳。又尽一剂,咳嗽减轻,晚上较能安眠,仅一人搀扶即可出外诊病,四逆汤加麻黄治之。

制附片6克,干姜6克,炙甘草6克,麻黄1克

尽一剂后,病势又有减轻,但咳时吐血,血色乌黯,虽吐血而精神反较以前好;虽未吃油脂而反思饮食,已能吃二两粮挂面。所吐系瘀血,因服辛热药味将瘀血蒸化吐出,改用甘草干姜汤加血余炭以止血化血消瘀血。

炮姜炭6克,炙甘草6克,血余炭1克

服药一剂后,吐血即止,上方加附片、麻黄治之。

炮姜6克,炙甘草6克,血余炭6克,麻黄15克,制附片6克

连服二剂,能到寝室外休息,增至每餐能吃二两米饭,面容由蜡黄无神逐渐转为略现红润,全身已不重痛,咳喘都减轻,清泡沫痰,两脚不发潮热,舌质淡红,苔白润,脉微细,此寒邪未尽,四逆汤加味以温里祛寒。

制附片6克,干姜1克,炮姜6克,炙甘草6克,茯苓1克

尽剂后,上方加细辛、吴萸治之。

制附片6克,干姜1克,炮姜6克,炙甘草6克,茯苓1克,细辛克,吴萸1克

连服二剂,面部及两膝以下肿胀。当告诉病家,服热药而现肿胀,此邪将去佳兆。虽见浮肿胀满,而精神未衰,饮食反增。改用附子理中汤去参加桂,扶阳逐阴。

制附片6克,干姜6克,白术1克,桂枝15克,炙甘草6克

尽剂后,面部浮肿消,面容转红润,咳时喉管发痒,觉气往上冲,此加有外感,四逆汤合解表药治之。

制附片6克,干姜6克,炙甘草6克,桂枝1克,紫苏1克,防风15克,香附15克。

服一剂后,外感风邪去,微觉头晕,腰背胀痛,寒邪未尽,新订麻黄附子细辛汤治之。

麻黄9克,制附片6克,细辛克,桂枝1克,生姜6克,甘草6克

又尽二剂,头晕,腰背胀痛,两脚肿皆痊愈,仅微咳,能自己做饭吃,每餐吃三两米饭。病者服热药多,恐热甚伤津,参枣汤治之。

党参1克,枣仁15克,甘草15克

连服两剂,基本痊愈,惟大病久病之后,气血大衰,附子理中汤加味。

制附片1克,党参1克,炮姜1克,白术1克,炙甘草1克,黄芪1克,当归15克,大枣1克,

连服两剂,晚上睡眠好,饮食更增,一切有如好人,但总觉做一点事就心累跳,仍以附子理中汤加味善其后,巩固疗效。

制附片1克,党参1克,白术1克炮姜1克炙甘草1克,黄芪1克,当归15克,远志18克,茯神18克,大枣1克,白芍18克,淮山药18克,

连服二剂,即停服药。当嘱其注意饮食调护,忌吃生冷瓜果,及用冷水洗衣等。

三月后,遇其爱人于途中,据称,病愈后一切正常,现已能操持全家六口之家务劳动。

阴虚肺结核咳喘浮肿

何某,男,5岁。

患者于年患肿病,时肿时消,直至6年肿病告愈。又隔一年,因淋雨感冒咳嗽。初服银翘,桑菊之类方药,而咳日甚;继进补益之剂,反而咳不出痰,一咳连续一.二十声,日益加重。改请西医诊断,经照片检査,确诊为肺结核,治疗半年,亦无效。

患者身体瘦削,面容苍白,精神萎靡,食欲不振,午后两额发赤,晚上两足潮热,虽冬季两足赤露被外,肾囊周围每晚出盗汗,汗多粘涎,咳嗽吐痰难出,梗阻喉中,勉力咳出,痰稠粘而黄,甚至痰中带血,略有咸味,自觉气短喉干。舌质红,无苔而润。脉现浮数。综合以上证状观之,患者身体先因肿病而虚,继后淋雨受寒感冒而咳嗽。法当辛温解表祛邪外出,前医误用辛凉解表法不效,继用补益之剂,使外邪胶固不解,以致久咳不愈,由肺而影响及肾,肾水涸又反火灼肺金,加以外感寒邪,郁久化热,故咳喘不已。法当先行解表,麻杏石甘汤加味治之。

麻黄9克,杏仁15克,石膏4克,甘草18克,苏叶1克,防风15克,贝母1克

服二剂后,外邪去而咳喘有所减轻。自当进而滋肾水之不足,水升则火降,咳喘自愈,都气丸治之。

熟地4克,山茱萸18克,茯苓4克,丹皮18克,山药18克,五味子1克,泽泻18克

连尽四剂,咳喘更减。上方加黄柏.知母,以滋肾水,杏仁利肺气。

熟地4克,山茱萸18克,茯苓4克,丹皮18克,山药18克,五味子1克,泽泻18克,黄柏4克,知母4克,杏仁18克

上方又服四剂,两足已不发潮热,盗汗减少,疾中亦没有血,咳喘随之而减轻。继续进百合固金汤加味,肺肾双补之。

百合1克,熟地4克,生地4克,麦冬18克,白芍18克,当归15克,贝母9克,玄参1克,桔梗1克,甘草9克,知母18克,黄柏18克

连续服八剂,诸证痊愈。但为巩固疗效,改用月华丸加味,而重用百部以杀菌,白芨以补肺。

百部1克,白芨1克,生地18克,麦冬18克,天冬18克,沙参4克,玉竹15克,百合4克,贝母1克,黄柏18克,知母18克

服四剂后,患者自觉精神转好,饮食增多,乃停止服药。当嘱咐患者,注意饮食起居,节嗜欲,坚心定志,自可不再复发。

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合集#个上一篇下一篇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