皮肤结核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传染病医院ICU护士软妹子练就一身过 [复制链接]

1#

这里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,同时又是离生存最近的地方。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士长杲海霞,时刻都在与死神赛跑,拼尽全力分秒必争,将危重病患从鬼门关里拉回来,重获生的希望。尽管重症医学科的工作量非常繁重,而且危险无时不在,但她从无怨言。

忙到三周没有回过家

早上6时30分,当许多人还在梦乡时,医院重症监护室(ICU)护士长杲海霞,医院。7时左右,医院,换好工作服穿上隔离衣、戴好帽子和口罩,进入重症监护区开始一天的繁忙。

年从学校毕业之后,杲海霞进入医院成为一名护士,经历过杂病科、肝病科等科室的历练之后,年,年仅28岁的她,迅速成长为能够独当一面的护士长。年5月重症医学科正式成立,杲海霞挑起了护理的重担。

“一切从头开始。”尽管杲海霞已经有了丰富的护理经验,但是首次面对重症患者,她要学习的还有很多。医院进修,遇到疑难患者不断请教,杲海霞下班后就把自己关进小屋,抱着砖头厚的书本学习,通常一学就到晚上两点钟,她逼着自己快速进入角色。

病房刚开始启用,重症病人被源源不断地送进来,病床很快就住满了。多的时候,插着呼吸机的就有17人,杲海霞打起十二分的精神,迅速进入“战斗状态”。“当时特别忙,记得有整整两三周的时间,都没有回过家,吃住都是在科室。”

杲海霞与小伙伴们一刻也不敢放松,她们像个陀螺一样忙得团团转,眼光一遍遍扫过滴滴作响的机器,不停地辗转在各个病床之间,吸痰、处理大小便、翻身、监护……经常忙得饭都吃不上。

一位年轻的小伙子,因为脓毒症并发肝衰竭被送入ICU。当时患者血项非常高,需要做血液净化,因为科室成立以来做的第一台透析,杲海霞的心情非常紧张。“一直担心患者安危,当时进行了36个小时,这期间几乎没合眼。”

杲海霞的眼睛一直盯着仪器,她甚至忘记了吃饭,患者做了三次血液净化以后,病情就逐渐好转了。如今,血液透析已经成了重症监护室经常有的事,一个月会进行四十次左右,杲海霞已经信手拈来。

“软妹子”练就一身过硬技能

重症监护室内一共有29名护士,其中27个都是女护士,他们每天都要与重症艾滋病、肺结核咯血、重症结核性脑膜炎等极具杀伤力的病魔做斗争。在这里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,同时又是离生最近的地方,杲海霞和她的小伙伴们,拼尽全力为病人争取一线生的希望。

“不少小伙伴身材都很苗条,看起来是九十斤的软妹子,一干起活来,其实都是女汉子。”杲海霞说,每隔两个小时护士就要为患者就要翻一次身,遇到两百斤重的患者,两个女护士就能搞定。

没有家属陪护在侧,护士包揽了患者所有的护理及吃喝拉撒等生活料理,几乎一刻也没有停下来的时候。“没有好体力,根本撑不下来。”杲海霞说,小护士们都练就了一身力气,体力也是呱呱叫,在医院组织的拔河,她们拼了个全院第一。

怕交叉感染,每床操作完就要快速手消。而一天常规洗手,三四十次,每次两分钟,这样算下来,一天洗手时间就要达到一小时。工作几年下来,护士们的一双双嫩手,也变成了像树皮一样的粗糙的老手。

医院,面对禽流感、寨卡、埃博拉、甲流等疾病,重症监护室都进行过应急和救治。为了防止被感染,医护人员进入病房内要层层防护,穿三层防护衣再带面罩或者是护目镜,整个人裹得像粽子一样。“带着护目镜容易起雾看不清楚,一般不用眼睛看,而是凭借手感和解剖位置来穿刺。”时间久了,杲海霞一摸就能找到血管。

而要出病房的话,不仅要一层层脱掉隔离衣,光洗手就得六遍,还得用特殊的卫生纸把门把手打开,整套流程下来得半个小时左右。为了节约时间,杲海霞和小伙伴们,练就了八小时憋尿的技能。“防护服都是一次性,穿脱非常费事,所以大家上班一般都不喝水。”

重症监护室有刚出生6天的婴儿,也有89岁的老人,杲海霞和小伙伴们,也练成了全能手。“没结婚的年轻护士,喂奶换尿布也特别在行,不同品牌的尿不湿,每个多少克都能信口说来。”

其实危险无处不在

因为经常接触重症传染病患者,危险其实无处不在。护士们最怕的就是,针头扎着自己,破损的皮肤接触到患者血液或体液。

之前,一位三十岁左右的艾滋病患者,因为呼吸衰竭被送入重症监护室。患者憋闷烦躁不配合治疗,医护人员赶紧用药吸氧进行抢救。一番抢救之后患者生命体征总算平稳,就在医护人员洗手时,危险还是来临了。

“我们忙完洗完手了以后,一般要再拿酒精棉球擦一下手,好多细小的伤口不容易被发现,如果酒精擦手疼的话,就是皮肤有破损。”28岁的小护士忙着抢救,没有发现自己竟然受伤,因为不知道有没有接触到患者血液,所以赶紧服用了阻断药。

不过,只要做好防护,在杲海霞眼中,得了传染性疾病的患者与其他病患没有太大差别。“我们的护士帮着喂饭,擦洗身上都很平常。”

一位年轻的小伙子即将出院之前,把杲海霞叫到了床边,还没等说话就呜呜地哭了起来,杲海霞看到小伙子毫无征兆地哭起来愣了一下。“你怎么了,是有什么委屈吗?”“来了以后不仅给我治好了病,还对我这么好。”小伙子一边哭着一边说道。

小伙医院送来的,当时他肝硬化伴有严重的腹腔感染,血压非常低已经在休克边缘,医院已经无力救治,紧急送往医院。可能是怕传染,医院送他来的人,刚把小伙子抬下床,还没等交接就慌忙走了。

患者只交了一千块钱的住院费,连生活用品都没有,杲海霞就跟医护人员一起,帮他买齐必备的生活用品,还凑钱给他买饭卡打饭给他吃。“我们给他喂饭、清理身上、处理大小便,可能这些好都让小伙子看在了眼里。”杲海霞听到小伙子真情实意的道谢,心里暖洋洋的。

晚上医院

年,一名出生大概三个月患有艾滋病的女婴,被福利院送到了重症监护室,住院整整天,呼吸机用了天。女婴处于艾滋病发作期,传染性非常强。

那时候,杲海霞刚休完产假回来上班没多久,用她自己的话说,正是母爱泛滥的时候。她从家里拿来给女婴喝的奶粉、用的尿不湿,还给她买了衣服和玩具。“每天来了先看看宝宝,呼吸是不是通畅,吃了多少奶,精神状态怎么样。”

杲海霞心中时刻牵挂着宝宝,当时孩子全身水肿,隔着手套摸不到血管。“那么小的孩子,没有专门的安全针,就用普通针,其实对护士来说真挺危险的。”孩子每隔三四天就要穿刺一次,为了让孩子少受罪,杲海霞干脆摘了手套,给孩子一次性穿刺成功。

一直忙着挽救别人生命,杲海霞真正陪伴孩子的时间并不多,她有时候会觉得愧对孩子。一天晚上十一点多,杲海霞和孩子已经睡下,医院的抢救电话。正当她穿好衣服要走的时候,孩子却突然醒来,怎么也不让妈妈离开。

杲海霞只好开车医院,让俩人在车里等着,她去病房一忙就是两三个小时。当她回到车里,听婆婆说孩子哭了大半个小时,直到累了才睡着时,一丝心酸泛上心头。

好在,家里人对她的怨言比较少,都很支持她的工作。“有时候我回到家,孩子听到我说累死了,会赶紧说妈妈你快躺下来,我给你按按。”在妈妈的耳濡目染下,只有四岁的孩子,也懂得了胸外按压。

因为发自内心的热爱,即使工作再忙再累,杲海霞也从没想过放弃。“记得一位患手足口的小朋友,家长来探视他的时候让叫妈妈,小朋友转身对着我就喊了起来。”听到小朋友脆生生的喊她“妈妈”时,杲海霞觉得一切都值了。

(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王小蒙)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